当前位置:首页 > HTML技巧 > 正文

环保督察揭地方垃圾处置乱象:非法填埋或就地

07-26 HTML技巧
  2018年6月5日,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进驻云南省开展“回头看”督察,至7月6日,督察结束。督察组离开后不到一星期,就曝出昭通市镇雄县两名儿童放牛时疑似被“垃圾山”掩埋事件。
 
  就这一事件发生的原因,尽管当地政府仍未公开调查结果。但是,从昭通市垃圾处置被中央环保督察组做为典型案件公开曝光这一点来看,昭通市垃圾处理确实存在问题。事实上,垃圾处理存在问题的不仅是云南,广东、河南、河北等地同样被中央环保督察组“回头看”时点名。而一些地方垃圾乱堆乱弃,非法填埋或就地焚烧等问题十分突出。
 
  一方面垃圾围城,另一方面垃圾处理严重滞后,垃圾填埋以及焚烧发电项目屡受“邻避效应”困扰,致使一些项目建不下去。生态环境部负责人指出,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屡现“邻避效应”有管理不到位原因。
 
  昭通未建规范化处理设施全国少见
 
  云南省昭通市的垃圾问题由来已久。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期间,群众投诉称,昭通市垃圾处理站将生活垃圾运到昭阳区旧圃镇三善堂村、黑营村煤矿开采后形成的矿坑中,时间长达十余年。垃圾产生的渗滤液污染农田,恶臭影响周边居民生活。曾有村民自发组织拦阻垃圾倾倒,遭到殴打后无人再敢声张。举报群众还称,这一情况曾多次向昭阳区政府和市建设局反映,但有关地方和部门互相推诿扯皮,一直没有结果。
 
  据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组介绍,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期间,督察组共转办6起相关群众投诉。
 
  第一轮督察结束后,中央环保督察将昭通垃圾处置问题移交地方。对此,昭通市政府承诺,责成昭阳区政府完成三善堂村人畜饮水工程,防范地下水污染隐患;开展三善堂垃圾临时堆场地下水监测并编制环境应急预案;责成昭阳区政府于2016年8月15日前建成围墙,并对填埋区每天进行喷洒消毒作业;推进云南惠康公司焚烧发电和华新集团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两个项目,以及守望乡卡子村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建设,2016年12月建成投入使用。
 
  今年6月,“回头看”督察组进驻云南后,不到一个星期又接到7起举报。
 
  为此,“回头看”督察组由朱小丹组长亲自带队赴昭通市检查垃圾处置情况。“回头看”督察组检查发现:“昭通市至今尚未建成规范化垃圾处理设施,这在全国地级市极为少见。”由于长期缺乏规范的垃圾填埋场,昭通市垃圾污染问题突出,群众反映强烈。
 
  据督察组介绍,对于群众投诉,昭通市政府承认,确实存在环境污染问题。 对于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昭通市承诺的举措均未能如期实现,存在明显敷衍整改问题。“回头看”督察组检查发现,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至今尚未开工。卡子村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虽然于2017年12月建成投运,但主要处理周边永丰镇、旧铺镇和守望乡的生活垃圾,设计库容60万立方米,设计日处理能力仅为110吨,远不能满足昭通市每天产生400多吨垃圾的需要,且未同步建成垃圾渗滤液处理设施。
 
  针对昭通市垃圾污染问题敷衍整改问题,朱小丹组长透露,督察组将会进一步深入调查,对可能存在的不作为、慢作为问题,依法依规依纪严肃处理。
 
  7月6月,“回头看”督察组结束在云南省为期一个月的督察。出人意料的是,督察组走后仅几天时间,就发生了疑似“垃圾山”掩埋儿童悲剧。
 
  “回头看”曝出多省垃圾问题严重
 
  事实上,垃圾处置不当导致环境污染问题不仅在昭通市存在。
 
  今年6月12日,中央第一环保督察组在对河北省进行“回头看”时发现3公里的“垃圾带”。这条3公里的垃圾带就在石家庄市、定州市大沙河的河堤上。
 
  “在大沙河定州段远远望去,河堤上堆满了生活垃圾、工业废渣、边角料、医疗废物等多种固体废物,各种垃圾‘应有尽有’,形成了一个长约3公里的‘垃圾带’。与长度同样惊人的,是‘垃圾带’的宽度,垃圾一直从河堤延伸至河床上,斜坡高度达到10米左右。”进驻河北省的“回头看”督察组说,这条垃圾带对周围的水环境造成严重威胁。
 
  《法制日报》记者在随中央第五环保督察组在广东省“回头看”下沉督察期间发现“垃圾遍地令人震惊”。
 
  根据汕头、揭阳两市提供的数据,练江流域每天产生生活垃圾约4800吨,无害化处理量仅约2700吨,广东全省仅3个区县未完成“一县一场”(一个县建设一个垃圾处理场)建设,其中两个就在练江流域。
 
  由于垃圾处理能力严重不足,导致垃圾乱堆乱弃、非法填埋或就地焚烧等问题十分突出。在汕头市潮阳区,一段100多米的乡村土路,被督察组当场挖出地下掺杂着各种垃圾,现场估算至少有200吨。
 
  在汕头市督察所到之处,水里、田里、岸边、路边、屋边随处可见垃圾。汕头市潮阳区谷饶镇大坑村工业废弃物随意倾倒、焚烧;铜盂镇李仙村的稻田里堆放大量生活垃圾、工业废物,甚至还有电子垃圾等危险废物;铜盂镇草尾村河涌内淤积大量生活垃圾。“回头看”督察组说,一些地方现场情景惨不忍睹、不忍目睹。
 
  “回头看”督察组指出,汕头市对垃圾随处倾倒、填埋、焚烧,以及偷倒工业废物的日常监管严重缺失,一有空地就有垃圾,水边、路边概不类外。汕头市潮阳区官田水沿岸150米的河堤曾有数百吨生活垃圾,当地为应付督察,临时覆土掩埋;普宁市占陇镇一垃圾焚烧站将炉渣、飞灰及油泥弃置河边,为应付检查,临时用沙土掩埋,性质恶劣。
 
  此外,督察组在河南省“回头看”时查出,信阳市不仅生活垃圾问题突出,而且制作虚假台账应对督察。
 
  据进驻河南省的督察组介绍,信阳市无害化垃圾处理场于2007年投运,是全市区唯一的生活垃圾填埋场。这一垃圾处理场占地面积260亩,设计有效库容约98万立方米,设计每天填埋生活垃圾350吨。督察发现,早在2015年,信阳市无害化垃圾处理场就库容已满,但截至目前仍在接收生活垃圾,实际填埋量已达264万立方米,超出设计库容量1.68倍。
 
  “邻避效应”有管理不到位问题
 
  就垃圾无害化处置,在我国基本上采访两种办法,一种是防渗填埋,另一种是垃圾焚烧发电。然而,目前,这两种处理方法只能处理地方的部分垃圾,各地的大量垃圾仍处于随意丢弃和任意堆放状态。
 
  中央环保督察组在河南“回头看”时发现,信阳市中心城区生活垃圾日产生量1000余吨,但实际处理能力仅有350吨/日,且已超出设计库容。从2010年起有关部门即向信阳市政府请示新建生活垃圾处理厂,但一直没有建设。督察人员梳理线索后发现,信阳下辖各县垃圾填埋场均在2007年至2008年间建设的,“十二五”期间全市没有新建的垃圾处理场。目前,光山县、罗山县、商城县、息县、淮滨县、潢川等县垃圾填埋场也处于超负荷运行状态。
 
  比超负荷状态更令人担忧的是,垃圾填埋厂和垃圾焚烧发电厂在启动建设时往往难过公众这一关。也就是说,无论是垃圾填埋厂还是垃圾焚烧发电厂在建设过程中往往会遭遇“邻避效应”。
 
  因担心垃圾填埋厂出现恶臭,垃圾焚烧发电厂“二噁英”超标,导致这两种垃圾处理项目建在哪,哪的老百姓就反对。“只要不建我们小区附近,爱建哪建哪。”“邻避效应”成了垃圾填埋厂和垃圾焚烧发电厂建设面临的最大难题。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原环保部明确要求,所有垃圾焚烧发电企业都要以“装、树、联”为重点,全面提升垃圾焚烧发电行业的环境管理整体水平。
 
  其中,所谓“装”,就是所有垃圾焚烧企业都要自觉安装污染源监控设备,实时监测污染物的排放情况。“树”,就是所有垃圾焚烧企业都要在显著位置树立便于群众查看的显示屏,将垃圾焚烧厂的污染排放数据实时实地,向全社会公开。“联”,就是企业自动监控系统要与环保部门联网,通过这种方式进一步强化环境执法监管。
 
  原环保部在垃圾焚烧发电企业全面推行“装、树、联”措施,就是为了让电厂附近的老百姓能够亲眼看见企业的排放情况,是不是有“二噁英”超标排放。说到底,原环保部这样做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解决“邻避效应”问题。
 
  尽管如此,仍未能完全打消公众的担心和恐惧。而环保组织最新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全国在运行的359座垃圾焚烧厂中,仍有四成未在网上公开环境信息,七成未公开烟气二噁英监测数据。
 
  “为什么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会遇到这么多问题,特别是‘邻避效应’问题,症结在哪儿?咱们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推给老百姓,认为是他们不理解。” 生态环境部相关负责人在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近日召开的中国环境产业高峰论坛上指出,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之所以会遇到“邻避效应”问题,与老百姓担心企业尽不到责任,监管部门做不到位有很大关系。
 
  如何避免镇雄县悲剧不再上演,必须给垃圾找出路。出路就在于要把垃圾送到填埋厂和焚烧厂进行无害化处理。而如何破解 “邻避效应”问题?如何不让垃圾随意丢弃,堆积成山?就需要地方政府切实担负起环境污染治理的责任。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yperbook.net/html/41.html